凛曦爱抽风

【维勇】美丽人生(1)

hey叶子花儿:

双向暗恋,校医维x美术生勇


平行世界,架空,主勇利


好久以前说的大学paro,终于开坑啦!







任何作品都带有奔腾流逝着的时间。它既沉浸在亘古洪荒之内,又蕴含于最为遥远的未来之中。 ——雕刻家罗伯特·斯密森



 




有一个问题数年来一直盘桓在勇利的脑海里:美是什么呢?


书上说,柏拉图是最早探讨美学问题的哲学家,并感叹美是难的。普罗提诺认为美是太一,休谟提出美是快感,叔本华觉得美是意志的表现,亚里士多德则表示美在形式。


事实上,真的如此吗?


美对自己来说,究竟是天上太阳的光辉,还是感性或者理性的外在表现?还是其他的什么呢?


如果能够得到答案的话……


 



1



“东华!加油!东华!加油!”


“上啊!中州!冲啊!中州!”


东华美术学院的足球场上,绿草茵茵,人声鼎沸。在四面八方的加油声中,勇利晃过一人,从对方球员脚下勾走足球,一脚将球踢向早已在前方等候的己方球员。那名球员截住球后,立即带球跑动起来。而勇利也随即向对方半场跑去。


这是一年一度的校际足球联赛的最终决赛,勇利所在的东华美术学院在连续两年问鼎冠军之后,第三次向冠军奖杯发起冲锋。而本场比赛的对手——中州大学,在两年前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足球弱校,去年一跃进入四强,到了今年,已然成为东华美术学院最强有力的对手。


从开场以来,场上的比分就呈现胶着状态,直到现在,还有五分钟结束比赛,双方势均力敌,比分拉平。冠军奖杯将由谁捧回,全在这最后一球。


“胜生学长!!”场外一名女生蓦然站起,冲着勇利大喊,“要赢啊!!”在她周围的东华学生,也紧接着站起,冲着场内大喊:“东华加油!!胜生加油!!”


虽然是东华的主场,客场的中州在气势上却没有低一头。来观赛的中州学生自然也是卯足了劲为己方助威:“中州加油!!中州必胜!!”


加油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在勇利快速跑到中场线,顺利接住己方球员传来的球,并带着球向对方球门跑去之后,这呼声便达到最高潮。


离比赛结束的时间还有三分钟。


胜生勇利,东华大学校足球队的队长,是获胜的唯一希望。


晴空下炫目的白光中,勇利奔跑着。明明该是最关键的时刻,脑海中却蹦出许多无关的画面来。眼前的人影忽来忽去,一举一动都完全依仗本能。


“勇利,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你必须要这样做。”在画室里,同样是一个晴朗的午后,窗户透进来的光照得室内白茫一片,导师切里斯蒂诺是这样对自己说的:“国际美术大赛就要开始了,我希望你可以退出足球队,全身心投入到参赛作品的准备上来。”


“可是……”


“仅凭你一人之力,又能带他们走得多远呢?你已经大三了,总该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如果你想在艺术上大放光彩,就必须抓住这次机会。要知道,每个学院分配下来的参赛名额是有限的。我好不容易为你争取来的名额,你不会想辜负我的心意吧?”


“当然不!非常感谢您能够给我这次机会!”勇利抬头看他,眼睛里满是恳求与不舍,“至少,让我踢完这一次比赛……”


离球门也不过最后五米远。


这或许就是自己踢的最后一场球了……这一球,不管进还是不进,都是最后一球了吧……


眼眶里涌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勇利却不能抬手去擦。正是千钧一发的时候,身后是咄咄逼人的对方球员,前方是人高马大的对方守门员——他已经做好飞扑的准备。


还剩下最后一分钟。五十秒,四十秒……


勇利一个急停,提脚猛踢,足球飞起,在空中掠过一条弧线。对方的守门员跳将起来,试图扑住这一球。


“嘀——”随着一声哨响,球进了,比赛也结束了。


场外东华一侧的观众席哗地沸腾起来,人群欢呼着。勇利被冲上来的队员抱住:“队长!!好样的!!赢啦!!”


勇利反而有些呆呆的。一滴眼泪自眼角滑过脸庞,仍旧有些难以相信:“赢了?”


“对呀!!我们赢啦!!三连冠!!”


“三连冠……”勇利喃喃地说出一句,便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中州的队长吉野在退场和勇利擦身而过的时候,脸上满是不甘,有些恨恨地说:“胜生勇利,你给我听着,明年我一定会拿下冠军。我才大二,你已经大三了,还是尽早‘退休’吧!!”


“喂!你乱说什么??”一名队友立即站出来,“你才是不行就不要再拼了,别忘了你可是连续两年输给了我们队长!弱者就好好地当一个弱者,认清自己的地位!明年的冠军也一定是我们东华的,你就等着看好了!!”


“走着瞧!哼!”


走下场的时候,勇利早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只是眼角还有些红。迎上来的是学校的校医维克托,他的脸上满是笑容,手里拿着一只印着狗狗图案的水杯,那是勇利的。


“勇利!!”他大步地走过来,“好厉害呢!!”


紧跟其后的是勇利的室友披集,他看起来比勇利还要兴奋:“恭喜啊勇利!!太精彩啦!!看得我好紧张好紧张!最后那一球真是太棒了!!”


“还好啦……总算是赢了。”


虽然和披集说着话,勇利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瞥向维克托。他仍旧笑眯眯地站在一旁。


其实很想给维克托一个拥抱。这场球赢得十分艰难,如果可以和维克托抱一下……可能那样激荡的心情,就能够平复下来吧。


可是不行。不可以拥抱维克托。现在,不可以……


勇利和披集击了个掌,披集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拿出手机要和勇利拍照。勇利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对着镜头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等他们合影完,维克托才把水杯递给勇利,笑着说:“赢了呢!好厉害呀勇利!”


勇利有些脸红,傻笑一声,接过水杯来,仰头喝了几口。


 


赢了自然是要庆祝的,大家聚在一起喝酒,觥筹交错之中,勇利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维克托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队长,我要敬你,如果不是你,我们球队不会有今天!”一名队员站起身,高举酒杯,要向勇利敬酒。


“这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勇利也站起来,与他碰杯。


“队长,我也要敬你!”又一名队员站起来,他特意绕了一大圈,来到勇利身边,极为郑重地碰上勇利的酒杯。等他一饮而尽,又再倒了一杯酒,高举起来,大声地说:“三连冠算什么??明年,我们还能拿下四连冠!!”


这一豪言壮语,自然是激得众人都热血沸腾起来。


“对!我们在队长的带领下,齐心协力,一定可以拿下四连冠!!”


“中州算什么?明年,照样把他们打趴下!!队长你说是不是?”


勇利笑着,与他们一一碰杯,只是笑容里,总有一丝淡淡的苦涩。


四连冠……光是想象,都觉得是无上的荣光。三年前,第一次带领球队拿下校际足球联赛的冠军的时候,也曾经豪情万丈地表示,要竭尽全力去拼,要东华每一年都是冠军。当时觉得,自己这么年轻,只要用心去做,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就能够实现。


然而现实却总是比想象要差上一截。


明年就要毕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突然都堆到眼前,才发现其实自己不是万能的,其实自己的精力也有限。


如果我是天才的话,就能够轻轻松松二者得兼了吧?而我只是这样随处可见的平凡人……


队员们口中所说的那个无往不胜的“队长”,实际上,是很难扮演的啊……


一杯又一杯,勇利喝得醉了,歪歪扭扭地靠在旁边的维克托身上。他解开了衬衫的纽扣,露出大片胸膛。维克托的眼睛自领口看下去,伸手帮他扯好,站起来:“你们继续玩,我先送勇利回去了。”


“怎么?队长已经醉了?”


“看样子也是醉了……”


“再喝下去队长就要脱裤子啦!”


“脱就脱呗!大家都是男人,今天这么高兴,就让他脱嘛!!”


众人七嘴八舌,维克托只是笑笑,把勇利扶起来,跟大家告辞。


勇利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搬出了和披集一起住的学生宿舍,在校外另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小屋。此时夜已经深了,路上早已没有行人,只有夜风习习地吹来,路灯的光很亮,地上投出一双时而拉长时而缩短的影子。


“维克托,我又赢了哦!第三次!”


勇利醉醺醺的,神志已经不清醒了,像没有骨头一样不断往维克托身上靠。维克托只好架住他的肩膀,又搂住他的腰。


“是是是,勇利最厉害了!”


“你说我会不会四连冠呢?”


“会哦!”


“是吗?”勇利停下来,疑惑地问,“你觉得我明年还会赢吗?”


“嗯。只要勇利想做,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有哦!”勇利的头一下子耷拉下来,原本亮晶晶的眼睛也变得有些黯然,“有好多好多做不到的事情……”他的眼睛里慢慢蒙上一层水汽,“明年我就不能再踢球了呢。四连冠还有可能吗?”


“……”维克托被他一下子问住了。虽然知道他喝醉了,可是,正是喝醉的人才会说出心底的真话。勇利一直在担心的,是这个吗?


维克托架着他又往前走了几步。


沉默了一段路,勇利突然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维克托的脸看:“维克托,你好好看哦!超好看的!”


这种话显然已经听过很多次,维克托连面部的表情都纹丝不动,用对付小孩子的语气敷衍道:“嗯嗯,看路啊。”


踉踉跄跄地往前走两步,勇利又说:“我喜欢你知道吗?超喜欢你。谁都不准抢走,你是我的。”


“是是是,我是你的。”


“真的吗?”


维克托只好停下来,看着他的眼睛:“真的。”


“不信。我要亲亲。”勇利噘起嘴,“亲了我才信。”


“唔……”维克托装作思考的样子。


“要亲!!”


勇利扑进了维克托的怀里,手臂勾住他的脖子,把脸凑上去。维克托心里美滋滋的,就这样站着不动,任他把嘴唇贴上来。这傻小猪……


亲完以后,勇利好像捡到什么宝贝一样,嘿嘿傻乐。维克托问他:“你笑什么?”


“维克托的嘴唇,软软的。”


“喜欢吗?”


“喜欢——”


“要不要再亲一次?”


“要!!”


等到快要到家的时候,勇利已经在维克托的背上了。他趴在维克托的肩头,眼泪慢慢地流出来。维克托感觉到了,柔声问他:“怎么了勇利?”


“我不想……”话刚出口就变成了抽泣的声音,“呜呜……我不想放弃踢球,可是,我也不想耽误画画……”


“不能两样都做吗?”


“不能。”勇利扁着嘴,用鼻音在他耳边说话,委屈得不得了,“好难的。好难好难!”


维克托不能为他做出选择,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只好拍拍他的屁股,没有说话。


好在已经到家门口了,维克托从勇利的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把他送到床上躺好。拉起被子盖好,正好离开的时候,勇利眼睛半睁着,迷迷糊糊地伸手揽住维克托的脖子:“再亲一次。”


“好好好,再亲一次。”


维克托俯下身,与他交换一个吻。这吻温柔又绵长,等嘴唇分开的时候,勇利已经睡着了。维克托虚虚地趴在他的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起身。


他看着勇利,眼神里满是无奈和宠溺:“傻小猪,要是你清醒的时候也这么坦白就好了。”


再次低头在勇利的颊边落下一吻,维克托走到门边,关了灯。


好好睡一觉吧,勇利。


然后第二天,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tbc..

评论

热度(144)

  1. 凛曦爱抽风hey叶子花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