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曦爱抽风

[维勇]直至世界死亡

BE

世界第七初恋.:


by:世七


*ooc有之


*设定为军官维x钢琴家勇 末日向 丧尸病毒爆发


Escape from the Dead,or died with you..


逃离死亡,或与你共赴死亡。


01.


2025年,丧尸病毒爆发,丧尸入侵。


02.


勇利临窗站着,眼神望着外面空无一人的街道。平日里喧嚣的闹市,如今却却沦为死城。


维克托轻轻的从背后将他抱住,带着熟悉的气息席卷了勇利,然后又轻声问道:“勇利,又在想着些什么?”


维克托的声音,永远都那么令人安心,让勇利一瞬间甚至都陷入了恍惚。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是不是又要去军队里了。”勇利转身,把自己深埋在维克托怀里。因为这样总是会让勇利产生一种维克托就是我的全世界这样的错觉,可以让勇利安心。最近的勇利总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心慌。


也许跟维克托的职业有关,维克托是一名军官,与危险为伍。丧尸围城,维克托所在的军队迅速展开了大规模的反丧尸武装活动。


“对呢,我马上就要回去了,怎么了勇利?”维克托伸手揉了揉勇利一头黑发,笑着说道。


勇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对待自己愈加的宠溺,自己内心就越感觉不安。许是要分别的缘故吧,勇利想。


“我不想你走,不想你离开...”很少见的,勇利竟然对着维克托撒起娇来。


维克托顿时心情大好,脸上的宠溺也变得愈发明显,“乖,你要等我回来,我很快就回来的。”


“勇利,等我回来,我们就去结婚吧”维克托的神情装做的和平常一样,就像是漫不经心间说出来的一样。但维克托通红的耳尖此时已经出卖了维克托先生,勇利不禁轻笑。


“...好,不然我怕再没有机会了...”勇利的声音有些激动的发抖,双手环着维克托的腰环的更紧了。


勇利怕,怕他们也会变成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怕他们再也不能彼此相伴在对方的身边...


“不会的,我会平安回来的,我还要听你的钢琴曲,还要参加你的音乐会..”维克托停顿了下,“为了你,为了我的勇利,我一定要平安回来。”只这一句,让勇利所有焦虑都烟消云散。


这时候的维克托,比任何时候都要使勇利安心。带着一种强烈的归属感,瞬间就赶走了勇利所有的不安。


“好,为了我。”勇利看着面前的维克托,轻声应允道。


03.


其实,就连维克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回来。


但他不想让勇利再替他担心了,勇利心里的负担已经很重了。没有人希望自己在乎的人为自己担惊受怕的,这是人之常情。维克托当然也不例外。


可维克托已经答应了勇利,无论如何,平安归来。这一仗,维克托必须要拼上自己的一切。为了勇利,平平安安的回来。


因为他太害怕失去勇利了。在维克托眼里,没有谁比胜生勇利更重要。


而现实却是,一天比一天壮大的丧尸队伍,和还在极速变异的病毒。维克托想平平安安的回家,首先就要跨越这些吃人不眨眼的活死人。


丧尸病毒使很多活人死了,也让很多死人又活了,它把一具具尸体变成行尸走肉。并且数量还在持续增加着,从城外的研究基地一直扩散到城内。病毒泄露,起初只是从事这一研究的研究人员被感染,后来一直扩大附近的村落,还紧逼着城市中央袭来,连想要逃出城市的人们也都纷纷被感染。


维克托一直不敢告诉勇利,他的父母和姐姐,也在从城内向城外迁移时被丧尸袭击了,三人全部感染变异。如果他们还没有被军队击杀的话,现在应该还作为丧尸“活着”。


勇利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家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就只有自己了,为了勇利能不在这个世上孤零零的活着,自己得活着回去,维克托想。


“全体注意,三十分钟过后从城门突袭出去,一定要将门外丧尸全部歼灭!”上级的命令通过喇叭传达给所有的士兵。军队驻扎着的营地上,一队队队列整齐的军人们正在作着最后的准备。说不定就是人生的最后一次战斗了,在场的士兵们无一个不表情严肃,认认真真的检查自己的武器。


维克托就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也面无表情的摆弄着自己的冲锋枪,枪里面早就上满了子弹,维克托唯一等待着的就是与丧尸的决一死战。杀光可恶的丧尸,然后赶快回家。他已经开始想念勇利了。


勇利这个时候正在做什么呢,也许是午睡吧。现在正是下午三点,以往的这个时候勇利都要躺在床上午睡一段时间的。维克托在家的时候就抱着维克托睡,维克托不在家的时候就抱着维克托的枕头睡。那么这个什么,勇利估计正抱着自己的枕头睡的正香吧。维克托在脑海里想象到,连表情都不由自主变得温柔。


脑子里在想着勇利的时候,维克托先生生命里最长的三十分钟也变得飞速起来。


战争很快就打响了。


军队驻扎的城墙外传来了丧尸的嘶吼声,饥饿的丧尸们嗅到鲜活人类的味道开始变得兴奋起来,钢铁筑的城门一瞬间也遭受到了大波丧尸的冲击。


维克托率领一只小队与想要攻破城门的丧尸们顽强抵抗着。一旦丧尸攻破城门,其他部队虽然也会立即展开支援,但最先牺牲的,却是最一开始防守城门的他们。


“城门顶住!!”


“开炮!快开炮!!”


一瞬间,丧尸的嘶吼声、士兵的咆哮声,还有止不住的炮声和枪响,震耳欲聋。


城墙上密密麻麻的架满了炮台,一发又一发的炮弹从这里出发然后直直的落入丧尸群中,庞大的丧尸中被炸的出现缺口,黑色的血溅满了旁边的地面,但后来的丧尸又很快补上缺处,让再多的炮弹也无济于事,对于成千上万的丧尸来说根本起不到打击的效果。


城门持续的开炮声也引来了大量的市民前来,人们把军队的后方阵地堵的水泄不通。其中不乏有很多士兵们的亲属。让还处在战争里的士兵们一瞬间就分了神。


“顶住城门!撑住!!”维克托不停的咆哮着,一双双手紧托着城门,士兵们赤手空拳的一起抵御着仅一墙之隔的成千上万丧尸,两只手臂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滑落。


如果没有城门的阻隔,那么恐怕是维克托已经和丧尸们面对面了。丧尸们透过城门的缝隙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人类的气味,原本就几近疯狂的丧尸群开始变得癫狂,丧尸们一拥而上,为了一口鲜美的人肉杀红了眼。


丧尸一下子就推开了城门的半条缝来,许多肮脏而又干枯的手臂纷纷伸进被推开的缝隙里来。


“闪躲,注意闪躲!”维克托大喊着。


“城门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几个渺小的人类在庞大的丧尸群面前是毫无战斗力的,如果再没有增援迅速到来,不出十分钟,丧尸马上就会攻破城门。


“城门增援预计三十分钟后到达,重复,城门增援三十分钟后到达!”


fuck!


维克托咬着唇骂到。依现在的情况,再撑十分钟都已是极限了,丧尸的数量要远远多余他们的想象,并且还在持续增加。


“...维克托长官!要撑不住了!”旁边士兵的声音开始表现出痛苦,城门被推开的缝隙也越来越大,足够让丧尸把整只手臂都伸进来了。


越来越多只枯柴似的手臂从城门外伸进来,四处摸索着在寻找着鲜活的人类,几个士兵的肩膀已经被丧尸牢牢抓住,但那瘦削又肮脏的手臂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力量,能生生的从人的胳膊上抓下肉来。


“顶不住了...准备撤退!”维克托说罢,从腰间的补给袋里摸出一支手榴弹来。


“我喊三二一,然后迅速撤退”维克托先生仍在有条不紊的叙述着命令。但他此时却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冷静,握着手榴弹的手心正在一点点的沁出汗水,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浸透大半。


“三”维克托做好了撤退的姿态。


“二”维克托举起了握着手榴弹那只手的手臂。


“一,撤退!!”语毕,维克托先生用嘴咬开手榴弹的拉环,然后仿佛用尽全部力气一样的向正在疯狂逼近的丧尸扔去。


城门被毁,外面的丧尸群一拥而上,嘶吼着,争先恐后的向内奔跑,伸着他们干瘪的手臂,手上还沾着人类的血液,几近疯狂它们双眼已经变成了红色。


“快跑!别回头!”维克托用最大的音量叫喊着。


“城门失守,炮兵准备——”指挥官慌忙的下着命令,“维克托快,就要追上了!!”


“啊——”出乎意料的一声惨叫,不是来源于维克托,而是体力耗尽了的士兵,他被丧尸牢牢的抓住,半只手臂已经快要活被扯下来。


“坚持住!”维克托折返,也不甘心的想要拽住了那位士兵的另一只手臂,“你忍住,我马上拽你出来!!”他冲那士兵喊到。


“长官你快走!他们快追上了!!”


“不!!”


维克托终究还是没有折返,而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位战友被丧尸吞噬,血肉模糊不清,红色的血溅了出来。


维克托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就要愣在原地。但他不敢停下,可脚步又无比沉重的仿佛迈不开步。一只丧尸趁维克托分神,忍不住人类鲜美的诱惑,迅速的跑到维克托身边想要趁机袭击。幸好维克托听到了丧尸迫近的嘶吼声,赶忙向前面加速跑去,可丧尸还是抓住了维克托的肩膀,维克托正要挣脱,防御塔上的狙击手就迅速击毙了丧尸,否则维克托真要丧命于此。


“快进防御塔!维克托!!”


几个士兵又折返回去,才能把体力和情感都极度透支的维克托拖回防御塔内。


“哈...呼...”维克托靠在墙上大口的喘着气,仍处于极度恐慌的状态。


他不敢想如果刚才被丧尸吞掉的人是勇利会怎么办。


那样的场面,他真的不敢想。飞溅的血肉和惊人的惨叫声,连只是目击的他都惊魂未定,更别说去亲身经历一番了。


维克托仍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像越来越供氧不足一样。


“长...长官...,你的手...”旁边的小士兵手指颤抖的指着维克托的手臂,声音还颤抖着,一句话说的结结巴巴。


“啊?”维克托皱眉,然后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


肩膀上被丧尸剜去了一大块肉,骨头几乎都要露出来,露出了里面的红肉还淌着血,伤口外缘的血液甚至都开始发黑。


就连维克托也没注意到自己的伤口,他以为只是被丧尸抓住了一下肩膀而已。人在极度恍惚的情况下,是极容易忽略痛觉的。


“我被感染了。”维克托收回在自己手臂上的视线,故作镇定的说道。


维克托记得,他一开始就跟战友们约定好,如果自己被感染,一定要即使击毙自己。


对不起勇利,我恐怕不能按时回家了。


04.


巨大的炮声,和成千上万丧尸发出了怪声使勇利无法安眠。


明明是在城中,但城门处所发生的一切却让勇利感觉身临其境的恐慌。


满脑子都牵挂着战场上的维克托,担心他的安危,更希望他平平安安的回家。所以勇利的内心也便更加的不安了。


想来想去,勇利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去一趟城门处,远远的看着他就好,能看着他平平安安的就好。


其实这么想的士兵家属也不只勇利一个,勇利到达城门处军队驻扎的后方阵地的时候,旁边已经围满了担心的士兵家属和好奇的市民。


而且不断的有战场上牺牲了的士兵的尸体被扔在附近的方向,也陆续有哭哭啼啼的士兵家属抱着认领好的尸体脚步沉重的向城内走去。


那里面不会有维克托吧?不会的。


勇利很快就终止了自己的这种想法。维克托答应了自己,要好好回家的。


但这种积极的态度保持了没有多久,就很快的被现实击碎了。勇利看到维克托被人架着出来,然后扔到了军队驻扎地的废弃仓库旁。维克托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大半边脸,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但淌着血的肩膀,已经告诉了勇利此时维克托的痛苦。


勇利下意识的、不顾一切的向着维克托跑了过去。维克托仍然半低着头,手捂着肩膀,暗色的血液从他的指缝中溢出。


“...勇利,你怎么来了...你快走!...”维克托虚弱的声音仍然想对勇利做出严厉的语气。


“维...维克托...”眼泪从勇利的眼镜旁溢出,大滴大滴的顺着脸庞滑落。


“你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部队里为什么,都不救治你...”


哭花了脸的勇利,让维克托格外心疼,他想抬手揉揉勇利的头,可他的手臂,却早已经无力抬起来了。维克托算是个废人了,他再也不能保护他的勇利了,而且还让勇利看到了自己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我已经是一颗弃子了,他们不会救我的,我已经被感染了”维克托冷静的说道。


“维克托?...”勇利愣在了原地,连要说些什么都忘了,脸上的泪痕还未干透。


“勇利,可以靠着我睡会么,我好累...”维克托请求道。然后尽力的做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来,对着勇利,就像平常那样。


勇利愣住了。


“...好”


所幸最后还是答应了。他也靠在那废旧仓库的墙上,靠在维克托的身边。


“睡吧维克托,醒来就什么都结束了,睡吧...”勇利声音轻的就像催眠曲一样。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在他身边入睡。维克托想。然后安稳的,靠着勇利身边睡了过去,即使那是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


但只要有他在身边,四海皆可为家。


05.


这应该是,两个人这辈子第一次在对方面前说谎了吧。


维克托想让勇利独活下去,所以打算等勇利也睡着时偷偷溜走,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匕首,结束自己的生命。


勇利想的也差不多,他已经趁维克托先睡着时混合了两个人的血。他在自己手上咬了个口子,然后又沾上了维克托伤口处渗出的血。现在,自己也光明正大的被感染了。


这两个人,各怀鬼胎。一个想要对方下半辈子平安喜乐,而选择让自己送命;另外一个,想要一直一直的陪在他身边,连死亡也不能将其分开。


这是两个人,这辈子最后的倔强了。


06.


丧尸病毒已经开始在维克托身体里大规模扩散了。


逃离开勇利的维克托在城外的一棵树下停了下来。他的理智已经马上就要被病毒夺取了。


幸好,这样狼狈的自己勇利看不见。


明明很快就会去死掉了,可是脑袋里还是止不住的想到勇利。


对不起。


所以下半辈子请好好的活下去。


带着我的那一份。


07.


傍晚,勇利在废旧仓库里醒来的时候,维克托已经不见了。因为几天没合眼的缘故,勇利睡的比想象中的要长。


天色昏沉,勇利寻着维克托被感染了的气味追了出去。


他持续了一生的追寻,就要结束了。


08.


战争最终还是胜利了。


举全城之力,只为了消灭丧尸。


“报告!在城外十里处发现两具尸体!”


“已确认死亡。”


女士兵仔细巡逻后,简单报告完正准备离开。


可那两具尸体的样子却吸引了那女兵的注意力。


两具尸体相互紧紧的抱在一起,两个人的手也牢牢的十指相扣着。


女士兵也尝试着想要分开两个人,她蹲下身去,看到了两个人左手无名指上的对戒。


年轻的女兵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泪如雨下。





直至世界都死亡,也不能将我们阻隔。


[END]




世七的垃圾话:


嘿大家好我是世七,再一次感想大家看到了最后,谢谢谢谢啦


这一篇是我看生化危机时的脑洞,而且是货真价实的虐,但是也希望你们喜欢啦(当然如果能骗到眼泪就更好了hhh


所以,下一篇我会重新甜回来的!!提前跟大家预定好甜甜的维勇情书!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就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你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是我最大的动力,如果想看到我更多的文章,要即使订阅哦


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66)

  1. 凛曦爱抽风世界第七初恋 转载了此文字
    BE
  2. 樱飞雪世界第七初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