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曦爱抽风

【维勇】Sunset

雪羽_YukiHane:

☆长谷津养老度假生活


☆搭配同名BGM食用更佳:Alex Vourtsanis-Sunset


 


 


 


 


有一种闲适,是在一个气温刚刚好、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的傍晚,迎面吹着送来凉意的海风,一屁股坐在绵软的沙滩上,看着耀眼的太阳一点一点地收敛起自己的光芒,色相转变为橘红,并踌躇着往海面挪去,直至完全落入大海的怀抱,溅出漫天星辰。


 


来自俄罗斯的现代花滑传奇和他心爱的日本王牌以及他的巨型贵宾犬——一双人,加上一只宠物——正在长谷津的海边享受这种闲适。


 


海岸边的沙滩被海浪坚持不懈地冲刷出了一级阶梯,这会还没涨潮,柔和的海浪推着被夕阳染成橘黄色的浪花一次又一次地亲吻阶梯的底下,和两双伤痕累累的脚。


 


——这是他们所钟爱的花样滑冰留在他们的身上的痕迹,也是证明他们将青春奉献给冰面所换回来的勋章。虽然看着狰狞吓人,但落在他们眼里,往往会勾起心底那些伴随着伤痛与喜悦的回忆,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在冰面上起舞的时光——观众,灯光,掌声,这些外围的一切都在飞速的旋转中模糊,在每一次跳跃中拉伸、扭曲,化为显示屏上的那几位数字。待到从回忆中抽离,他们都会极为怜惜地伸手轻抚那些伤疤,就像是在触摸往昔。


 


银发与黑发,蓝眼睛和棕眼睛,高大的斯拉夫人与纤细的亚洲人,教练与学生,他们的身上有那么多不相同的地方,可是现在却紧密地靠在一起,心房的位置紧紧相贴。交叠的两只手上,样式简单的两只指环在同一个位置折射着晃眼的光芒。


 


他们虽然不相同,但是他们灵魂的边缘却能完美地咬合在一起,拼成一个严丝合缝的整体,不需要多余的东西来固定——包括手上的戒指,这在他们的眼里是个互相陪伴的象征,而不是铐住他们感情的枷锁。


 


趴在两人身边的贵宾犬伸出爪子,用前端小心翼翼地沾了点扑上跟前来的海水,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便“嗷呜”了一声把脑袋垂了下去,似乎是在对又咸又苦的海水感到失望和抱怨——真是一点也不合它的口味。


 


有着柔软黑发的青年循着声音扭过头看了贵宾犬一眼,被贵宾犬的委屈模样逗得忍俊不禁地轻笑了一声。他伸手揉了揉贵宾犬毛绒绒的脑袋,然后从银发男人的怀里站起来,并把贵宾犬从地上拽起,从地上拾起了一根树枝递到贵宾犬的鼻子前:


 


“乖狗狗马卡钦,去把这个捡回来。”


 


黑发青年的手臂看似纤细,劲儿可不小。一个猛地发力,树枝就被扔出好远好远。马卡钦一边连声“汪汪”地叫着,一边朝着那根在空中做自由转体的树枝撒开四爪飞奔了过去。


 


银发男人看着自家恋人和自家宠物的互动,棱角分明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个温柔的笑,雕塑般的线条因为这个笑容而柔和了不少。


 


恋人的黑发上有一圈金色的光泽——他知道那是夕阳照射的缘故,可他总是忍不住把那圈光泽想象成天使头上的光环——圣洁又美丽,使得那张五官秀气的面孔越发柔美;大而明亮的棕眸里映入了闪动着波光的海面,宛若被铺上了一层碎钻,星星点点的光芒连成一片,十分绚烂。


 


马卡钦在这时咬住了树枝,并往勇利的方向奔跑着,银发男人忍不住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将这一温情的瞬间定格在屏幕中。


 


指尖忍不住在屏幕上划动起来,一一划过那些对他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来说十分珍贵的画面——比如勇利搬到圣彼得堡的第一天,比如勇利第一次为他下厨,比如他们一起带着马卡钦去宠物美容院,比如他们将订婚戒指换成结婚戒指的那一刻……这些时光的定格,每一张都是意义非凡。


 


勇利,他的勇利,和他构筑起这些年的Love&Life的勇利,美好得让人想牢牢锁紧在怀里。


 


维克托收起手机,站起身子跑了起来——然后猛地拐了一个弯,撞进恋人原本是要迎接马卡钦的怀抱中,并就着还未消散的惯性踉跄了几步,把怀中人抱得更紧。


 


“维克托,你干嘛啦。”


 


“勇利的怀抱是我的,所以现在——我剥夺马卡钦占有勇利怀抱的权利啦。”


 


勇利有些哭笑不得——他的俄罗斯恋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宣布剥夺马卡钦的权利了(可从来没有严格落实过),不知道是不是又看到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无辜的马卡钦放下嘴里叼着的树枝,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无辜地歪了歪头。它可能还不知道他的大主人又欺负它了。


 


手掌轻拍斯拉夫人宽厚的背,勇利让维克托拉开了点两人间的距离——虽然好像没差多少,手还黏在他的腰上呢——蹲下来拾起了那根树枝,朝着和刚才相反的方向一丢——


 


粘在身上的俄罗斯人居然和马卡钦一起撒开了脚丫子追着那根树枝而去,竟是要和自家的宠物比一比谁更快。被他们甩在身后的日本青年终于忍不住,捂着肚子在原地大笑。


 


他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偶尔会幼稚得只有三岁的冰上帝王怎么办。


 


饶是马卡钦的体型再大,也比不过一个全力奔跑的、身高一米八的男人。但出于一只狗狗对小主人的忠心,它在半路的时候试图抢夺大主人手里的树枝——它的大主人这下生气了,高声喊着“嘿你到底是姓胜生还是姓尼基福罗夫”的同时拼命举起手,躲着沾满沙子的前爪。


 


勇利在微凉的海风中也掏出了手机,按下快门,把恋人此时孩子气的一面全数收进数据库里。


 


就是这样鲜活的维克托,才会令人觉得愈加的真实与充盈。摘下那些戴在头上的冠冕,甩开围绕在周身的鲜花,走下冰面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需要在胜生勇利面前维持高不可攀的神明形象,他只需要做一个不过是顶着“Victor·Nikiforov”这串字母的普通人,让饱胀的情感从一个名为“胜生勇利”的起点出发,流淌过胸腔和四肢,直至满溢而出,体现在举手投足。


 


全世界都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因胜生勇利而改变。他从胜生勇利的爱中汲取养分,在原来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基础上生长为一个新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通红的夕阳听着他们的笑闹声,渐渐困倦,最终在大海的怀抱中合上了眼,沉沉睡去。


 


他们在细碎的星光下借着涨上来的海水洗掉了脚上的沙子,用凉爽的海风吹干脚丫,然后互相帮着对方穿上了鞋,一起手牵着手,带着马卡钦回了家。


 


 


 


 


FIN.


 


听到心爱的曲子脑子一热就敲出来了,在希望有甜到你们的同时也希望你们喜欢这支曲子ヾ(*´▽‘*)ノ


能够为喜欢的事物添砖加瓦超级开心,不知道这么温馨的故事配这么欢快的曲子合不合适(๑•ᴗ•๑)


(UC众人:你,的,作,业。)

评论

热度(185)

  1. 凛曦爱抽风雪羽_YukiHane 转载了此文字
  2. 重门老师今天改名了吗雪羽_YukiH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