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曦爱抽风

【维勇】非诚勿爱

1

肝帝蝎:

演员维x黑手党勇


故事背景:平行世界架空,近未来,近未来,近未来(重要事情说三遍)


因此各种不可能存在的,反物理,牛顿棺材板盖不上的,BUG,请自动无视


正剧向HE,但根据剧情会有刀子,请斟酌观看。


这次不日更了!!




 


【一】


 


也许没有哪种情况会比现在更窘迫了,勇利捂着脸坐在床上满心悲观哀叹。


想他堂堂Utopia的新首领什么枪林弹雨刀光剑影的情况没见识过?却偏偏被最不应该中招的东西给彻底迷倒了,还顺势跟人滚了床,如果说出去别说他自己,Utopia的威信也会彻底荡然无存吧?


什么意大利老牌黑手党Utopia的新首领被人下了媚药强迫和不相识的陌生人疯狂了一夜这样的情报如果流传出去……


一想及此勇利几乎想把自己一枪毙了来向养父的在天之灵谢罪,好不容易解决了组织内部的争斗,难得心情好就跟着美奈子老师他们跑来参加一个商界的宴会,当然因为涉及演艺圈的活动,现场自然还有不少大腕级的明星助阵。


勇利头疼地瞄了眼身边那个埋在被窝下仅仅露了半张脸和一头蓬乱银发的男人,嘴角抽了下。


其实也不是不相识,勇利托着腮默默地想,眼前这个男人他太熟悉了,倒不如说是从小看着他参演的电视剧电影长大的。


维克托·尼基褔罗夫,俄罗斯联邦英雄勋章的获得者,两夺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影帝,他参演的作品更是欧洲三大电影节获奖提名上的常客,活生生的演艺界传奇,说他是全世界女人的梦中情人都不过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星光璀璨的男人,此刻像个孩子一样抱着被子蜷缩在那里闷头大睡,更是大喇喇地把光裸的背脊暴露在勇利的眼皮底下,再往下瞄就能看到对方白花花的屁股了。


勇利赶紧收回视线,揉了揉太阳穴,浑身的酸痛和紫红的斑痕在无不向他证实昨晚究竟是多么疯狂的一夜,哪怕记忆有些模糊和断层,他的身体依旧记得银发男人那极富技巧性的深吻和手指爱抚般的挑逗,以及那时不时回荡在耳畔深沉又暧昧的俄语,虽然他听不懂,但总觉得那应该是诱惑的情话,在拉扯着他的理智和欲望。


仿佛着了魔上了瘾,勇利不自觉地用手指点上自己的唇。


不行,他赶紧摇头把满脑子的黄色废料扔出去,现在首当其冲是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虽然说清原委给钱一拍两散是最清楚直接的方法,但对方可是影帝维克托,并不缺钱,他会那么容易接受这种明显属于侮辱人格尊严的做法吗?


 


「当然不可能啦~Yuri还真是天真呢~竟然想通过又土又俗气又糟糕的方式来解决,实在是令我大失所望哦~」毫不意外的,清醒过后的谈话结果明显不能让眼前这位影帝满意。相貌俊美的斯拉夫人刚淋完浴随意穿着一件浴袍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擦着湿发,语气分外随意,至于说这话时勇利冲他直勾勾盯着看的目光就自然地无视过去了。


「好吧,」勇利泄气地撑回了床,盯着天花板有些丧气,说老实话他才是受害者才对,为何对话过程中情况有些颠倒,仿佛他成了加害者?


「那,维克托先生,你想怎么解决?」他抱着双臂,以一种一了百了的赴死神情看向维克托,在对方看来,感觉像是马上要赴刑场了。


维克托停下擦头发的手,用一种探究的目光扫视着勇利,也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其它原因,昨晚跟他上床的亚裔男人和现在比简直判若两人。


那个骨子里散发着极致诱惑魅力的男人,热情地向自己渴求的男人,棕红色迷离的双眼中熠熠生辉,美得令他移不开眼的男人,真的,只是自己昙花一现的梦境?


维克托不知道,他也不敢妄下定论,做他这一行的,从小就看惯了人情冷暖,多少人戴着厚重的面具靠近自己,一张张微笑和奉承的脸仿佛恶魔的微笑,祈祷着他哪一天从山顶跌落,砸得粉身碎骨。


但眼前的亚裔男孩并不一样,是的,男孩,维克托这么认定着,因为亚洲人普遍显年轻,他无从判断勇利的真实年龄,但眼前的他在维克托看来真得是干净如白纸,纯粹得不可思议,实在无法想象这么一个看似单纯的大男孩,竟然是意大利黑手党的首领。


勇利的真实身份维克托并不是不知,倒不如说在他踏入那个宴会场之前,今天会来些什么人,要注意什么,他的经纪人全都事先告诉了他。


毕竟演艺界的皇帝,必须人前完美到万无一失。


所以在厕所里看见透红着脸喘着粗气跌跌撞撞地倒在自己身上的勇利时,维克托疑惑之余也有些惊讶,一来他吃惊于作为黑手党的首领竟然会那么容易中招,二来他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又有些柔弱的大男孩有这么强势的一面。是的,他强迫拉着对方和自己上了床,只是为了解决麻烦。


也对,如果没有那股子狠劲,他也做不了黑手党的老大。


冲勇利看了半晌,一直看到勇利有些发毛,「维克托先生?」勇利不自觉地揉了揉双臂,老实说对方就这么用一种若有似无的笑容盯着他还真的很诡异。


他想确认,维克托认为,他想要证实自己见到的那个勇利,不带任何目的就这么单纯渴求自己的勇利的的确确存在于眼前这个人的身体里,想再见一次。


「不需要那么见外Yuri,叫我维克托就好~」似乎下了什么决定的维克托随意把毛巾丢到一边,踢着酒店的毛拖鞋走到勇利面前俯视着他,勇利就这么愣愣地看着他,等着下文。维克托慢慢弯腰把双手撑在床面上,高挺的鼻尖几乎要贴上亚裔男孩的脸,他从对方泛光的眼眸中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的影子,更能感觉到对方脸颊逐渐升高的热度和不自觉加重的呼吸,这是他想要的效果。


住手。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你不能靠近。


他听见这个声音不断地警告自己。


然而——


维克托冲勇利爽朗一笑。


「干脆我们交往吧?」


 


空气瞬间凝滞了下来,酒店总统套房的卧室里都能听见外面座钟行时发出的滴答声,气氛就一直这么沉默。


维克托一直保持着微笑,但头一次流下了冷汗,他深知自己的演技完美,表情甚至情感都万无一失,然而,他的内心却有些七上八下,无可否认,他猜不准眼前人的心思和想法。


这很危险,然而,却很刺激。


良久,呆愣了半许的勇利这才缓缓开口,语气有些结巴,「呃……嗯……维克托…先……」他看见对方警告的眼神,赶紧把尊称压了下去,「那个……如果允许,如果我没会错意,我觉得……有必要再跟你重申一遍,」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从生理方面来说,我是个男人。」


「嗯,我知道啊,」维克托眯起眼笑盈盈地回答,然后他再度睁开直视勇利,「但从心理角度来说,我想跟你谈一场恋爱,Yuri,你应该不介意吧?」


介意,很介意。


勇利眨了眨眼,他已经有些无法理清现在的情况了。虽说维克托的作品他从小就看,曾经也不乏有过同性方面的题材,但毕竟那时候年龄还小,饰演的也不过是主人公的少年时期,所以牵扯并不大,但他真的没想到,有过不少绯闻缠身的维克托竟然实际是个同?


「不过没想到Yuri竟然是个执着于性别的人?我本来还以为你们意大利人挺开放的,」维克托故意面露无趣,他稍微退开,站直着低头看向勇利,嘴角擒着温柔,「无关性别的爱不好吗?」


勇利摇摇头,「并不……我只是……嗯,」他自顾自点点头,「这关乎到维克托的声誉不是吗?而且……」


「都什么年代了,」维克托苦笑,「Yuri竟然还在乎那个?该说不愧是身上流着东洋人的血统吗?固执到骨子里了吗?」


但看着勇利有些不好的神色,维克托想了想还是先用个他能接受的理由糊弄过去会比较好。


「Yuri应该知道我最近可能要接拍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吧?」见对方忽然抬起头望着他,维克托就知道这个借口可行,「虽然制作方和编剧提出一定要让我来参演,但是…导演却拒绝了这个提案,认为我不擅长演感情戏,尤其是大段的感情戏,虽然我觉得这是一次不错的挑战,但最好还是在生活中实际体验一下。」


「这才是原因?」勇利问。


面对那双探究的眸子,维克托不自觉地点点头,其实他也没撒谎,希望他接手的那部电影的导演是他的老相识了,虽然维克托的演技没有任何问题,但导演每次都是皱着眉头说他“没有感情,只是一具会动的空壳。”而嫌弃他拍的感情戏,这次更是直接拒绝让他来出演男一,而是更看好在情感把握和表现上处理得更为细腻完美的“性感大师”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


然而制作方、编剧甚至赞助商们都提出一定要让维克托来演,甚至有些合作方不惜以撤资来威胁摄制组。


剧是好剧,然而维克托也深知自己的软肋,为了避开自己的缺点,近几年他已经几乎不再接爱情文艺相关的作品了,无奈之下经纪公司跟制作方商量了之后便决定给自己放了个长假,并让摄制组把没有维克托的戏份全部提前,就是希望维克托能够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好好思考揣摩。


「可……」勇利似乎还在纠结什么,维克托叹了口气,「Yuri,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当然不是!」下意识地回答了对方的话,忽然拔高的声调,别说维克托,连勇利自己都诧异不已,「啊,对不起……我只是……」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决定豁出去了。


「维克托,我从小就看你的作品,很喜欢你演的戏,说老实话是你的粉丝也不为过,」勇利直视着那双漂亮的湖蓝色眼眸,说得缓慢而清晰,「所以,当你向我提出交往请求的时候,我很高兴,但也很害怕,不瞒你说……」他顿了顿,闭上眼不打算再去看了,他不希望从那双眼中看到震惊、失落和绝望,「我……其实是个黑手党……如果你跟我交往的话,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所以……」


「什么啊,就因为这种理由?」


维克托忽然而至的话令勇利讶异地睁开眼看回去,斯拉夫人的眼中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但是,他在笑。


「就因为这种破理由你才要拒绝我?」他再向勇利确认了一遍,然后高兴地扑上前紧紧抱住了日裔青年,「那样的话,就没有问题啦~」


「等等维克托!你究竟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跟我交往你会被道上的人盯上的!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啊!」


「没事啊~反正Yuri会保护我的,对吗?难道说连这点补偿Yuri都不肯给我吗?」维克托一个大大的笑脸回过去,害得勇利完全没了脾气,他真是彻底拿眼前这个不讲理的大孩子没辙了。


「还真是个自说自话的人啊,维克托……」他无奈地抓了抓脑袋,「要补偿的话明明有很多种方法的……」比如成为维克托的赞助商之一就是一条不错的路,然而银发的影帝并不屑于这种做法。


他更希望能从勇利身上获得以前他所没有体会过的新奇感受,经过昨晚的疯狂,他能确信眼前这个男人,能够令他痴迷甚至为他疯狂,只是随着白天的降临,这一切新奇的感受全都消音无踪宛若梦境了。


「我很喜欢Yuri,」维克托毫不掩饰地说道,看着勇利的脸在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就涨得通红,可爱极了,「所以想了解更多我所不认识的你。」说着,他牵起对方的手,轻轻地将吻落在手背上,「总得给我一个机会吧?」


偶像当前说到这个份上,饶是再怎么纠结,勇利也只能点头,「不过,为了你的安全,我不能随便把我的行踪透露给你。」


说白了,只有勇利想的时候,他才会去找维克托,而维克托却无法得知勇利的位置,更别说找他了。


这对于黑手党而言已经算是最大的让步了,维克托理解地点点头,伸手顺势把勇利抱进怀里,「wow!感觉就像被Yuri包养了一样呢~我很高兴哦,Yuri~」


这人真是……


被压在胸前的勇利只能苦笑应对,「那我算是维克托的金主了?」后者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是啊,从现在开始。」维克托回答,其实他压根不怎么介意勇利会资助他多少钱,会帮他拉到多少赞助商,腰缠万贯的他压根就不在意,要他反过来养着勇利都没有问题。


他只知道这个时候的他真正想要的,只有被他抱在怀里的亚裔黑发青年,其余的,他并不在乎。


 


在送别勇利回到房间之后,维克托伸了个懒腰,开始慢吞吞地思考起等会该去吃点什么,随后他踱步到自己的行李箱旁,拿出里面的一个手提包,走进了卧室,反手关上门。


再重新确认了一遍房间内所有的物品包括墙壁内部之后,银发的俄罗斯人一脸严肃地打开了手提箱的暗扣,拿出了里面正在发着光的特制通讯器。


【来自FSB下属第十六局的紧急加密信件,特工Emperor,请接收。】


「行动代号‘KGB1218025’Emperor,已收到。」


【声纹、虹膜、指纹确认无误,特工Emperor你好,来自总/统/府直接下达的命令,因有部分不确定证据显示意大利黑手党组织Utopia可能参与了几起危害联邦内部安全的境外活动,特命你潜入这个组织并获取相关情报,随时反馈给祖国,没有时限,如果所搜集的情报属实并且非常严重已无法有效控制的话……】


斯拉夫人不自觉地握紧了手,眼神一紧。


【视其组织首领的Eros为最优先排除目标,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抹杀。】


「……Да。」






【TBC】


名词解释:


FSB: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与英/国/军/情/六/处、美/国/中/央/情/报/局和以/色/列/摩/萨/德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组织”。


行动代号前的KGB:就是克/格/勃,即FSB的前身,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


总而言之,这其实是一个特工x黑手党的故事(笑)

评论

热度(321)

  1. 凛曦爱抽风肝帝蝎 转载了此文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