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曦爱抽风

【维勇】枯骨与玫瑰(一)

大家好我叫中栗旬:

牛郎维X白领勇


开个新坑


如果要用两个字来形容胜生勇利至此为止的人生,用“平凡”两个字也许最合适不过,平凡的做一个上班族,平凡的在家和公司两点一线的奔波,拿着中等偏上的工资,日复一日的做着同样的事情。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能安稳度日对他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充其量就是有点无聊罢了。


“胜生君,可以帮我把这个给前田部长吗?”杏子抱着一大摞资料路过茶水间,看到勇利在里面,像找到了救星一样猛地扑过去,拿起最上面的资料夹双手合十拜托道。


虽然她知道勇利一定会答应的,谁不知道胜生勇利是整个部门最有求必应的人。


“啊,好,很急吗?”勇利放下手中的咖啡,边接过资料夹边问。


“说是等会儿会议要用的,我还要给次长送资料实在忙不过来了。”


“知道了,我现在就送过去。”勇利应道。


“拜托你了胜生君。”杏子一副“得救了”的表情,刚要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身来,“对了,电梯正在维修,记得走楼梯间。”


“好的,谢谢提醒。”勇利温和的笑笑,目送走杏子后,看着刚冲好的咖啡,惋惜的叹了口气。


边走边喝了吧,勇利挑挑眉,一手拿起纸杯,另一只手夹着文件夹,步伐轻快的转身走进楼梯间。


还好部长的办公室就在下面一层,走楼梯还不会太远,下班前能不能修好啊……十二楼他可不想走下去,勇利咬着纸杯的边沿,走神想着些有的没的的事。


“就这么把我叫到公司来没关系吗?”一个好听的男声从下一层楼梯的拐角处响起,这个声线简直华丽到有点轻佻了,是谁啊……勇利小心翼翼的往下走了几步探出头看过去。


“表落在你那里了很着急嘛。”


美优?虽然看不到脸,但是这个声音勇利是认识的,是策划科的女同事,另外的那个男人又是谁,男朋友吗?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那个人银色的头发,并不能看清他的脸,紧接着就看那个男人用手指挑起美优的下巴,脸靠的极近,用蛊惑人心的声音说,“晚上到店里拿不就好了。”


这个气氛实在过于暧昧了,让勇利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在犹豫要不要换条路下路,背就被一个硬硬的东西用力的撞了一下。


要完。


手里的咖啡从他的手里飞出去一瞬间,勇利只剩下这一个念头,然后自己也滚下了楼梯。


“维克托!”美优眼见着眼前的男人被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热咖啡从头到脚的泼了个透,惊叫了一声,急忙掏出手帕要去擦他头上和脸上的咖啡。


被淋了个透心热的维克托当场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动作僵硬的扭头看向脸朝下一头摔在自己脚前面的勇利,嘴唇动了动,发出了一声极其咬牙切齿的“你……是什么人。”


“胜生君?!”美优认出来一脸惨相的勇利,吓了一大跳蹲下来想要把他扶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勇利揉着下巴龇牙咧嘴的爬起来,一抬头看见惊怒交看着自己的维克托,心脏猛缩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用惊为天人来形容眼前的人再合适不过,那张脸就算自己是一个男人看着都会心跳加速,哪怕是脸上和发梢将落未落的咖啡,都在这张脸的映衬下显得色情无比。


“抱歉是我们不小心撞了这位先生。”电梯施工人员们放下手里的木桩,慌张的跑下来一个劲的道歉。


勇利这才从不合时宜的惊叹中回过神,手足无措的拿出口袋里的手帕,要去擦拭维克托的脸和头发。


不料自己的手刚伸过去,还未等触及他就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他异常剔透的蓝色双瞳死死的盯着自己,勇利心虚的小声的又重复了一遍“实再对不起……”


“稀奇了,我还没被男人泼过咖啡。”维克托似笑非笑的说,拿下勇利手里的手帕,恶狠狠的拍在了勇利的下巴上。


“先把自己的血擦干净再管别人吧。”维克托皮笑肉不笑的说完,从口袋里拿出手表塞进美优的手里,瞬间又换上了那张轻佻脸,“有空要来哦。”


美优眼泛桃花的目送维克托离开后,回身担忧的看了看呆呆站在原地保持着用手帕捂着下巴的动作,“胜生君,你没事吧,要不要去涂点药啊……”


“我还好……”勇利目光下移,看到地上凄惨的蓝色资料夹,吓得他差点蹦起来,“美优小姐回聊,我还要去给部长送资料!”


真敬业啊……破相也不忘资料,美优看着勇利崩溃的背影,摇摇头感叹道。


“你这是怎么了……”前田部长犹豫的接过勇利双手递过来的资料,还是没忍住问道。


“下楼梯踩空了。”勇利红着脸低声说。


勇利发誓他看见他敬爱的好部长差一点就笑出来了。


“咳,晚上去陪下一单的客户,有空吧。”前田部长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的说。


“有的……订哪里?”勇利暗戳戳的揉了揉下巴问。


“已经订好了,这位先生爱好比较特别,所以你也不要大惊小怪的,尽量哄他高兴就好了。”


爱好特别是什么意思?勇利没好意思问出口,接过前田递过来的名片,上面只是简简单单的白底上面用豪气的书法印着“樱上庭”,翻过来背面用小字写着地址。


勇利看部长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部长……”


“这单成了给你提成。”部长比了个大拇指,勇利更虚了,脚步沉重的离开部长室,又拿起那张名片仔细看了看,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只得作罢,只当是哪个茶室的名字把卡片收进了名片夹里。


自己为什么这么天真不提前查查呢。


勇利站在闪亮的牌匾下,顿感前途一片灰暗。


“不要害羞,这家的服务很棒的。”金主爸爸笑着拍了拍已经惊呆了开始怀疑人生的勇利。


原来爱好特别是指的这个么,勇利欲哭无泪的看着显然是牛郎店配置的店面,讲道理“樱上庭”这名字一点都不风俗好么,任谁听都会觉得是个茶室吧?!


“这个,佐佐木会长……”


“胜生君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不要紧的一回生二回熟,今晚好好放松一下。”佐佐木揽着勇利的肩,一把把他勾进了大门。


还没等勇利哀叹自己清誉不保,他就对上了一双眼睛,然后就突然僵住一动也不动了。


佐佐木奇怪的顺着勇利的目光看过去,就见樱上庭的王牌也正一脸玩味的看着这边,蓝色的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


“是你啊……”


TBC


ooc的锅我背,就是很喜欢浪浪的维克托


喜欢这个设定的话就点个小心心或者评论给我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

热度(289)

  1. 凛曦爱抽风大家好我叫中栗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