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曦爱抽风

【维勇】神明之吻

琳杳歌:

序章:爱与罪的奏章  http://blcsmy999.lofter.com/post/1d0f5f99_ccab77f#


第一章   宠物




   一日的午后,勇利给自己的宠物狗维克托喂食着下午茶。侍女送来的水果,本是为城主儿子胜生勇利所准备,不过对于勇利少爷几乎会分宠物一半食物的事情,侍女早已见怪不怪。


 


 这片土地最优质的食物,最精美的物品,每一样都毫无保留的进献给了胜生家族。城民们爱戴着这里的领主,而对于领主的儿子胜生勇利,侍女更是抱着视如神明的态度。


 


 相传胜生家族前几代曾经出现过非常厉害的阴阳师,即便到了勇利父亲一代,由于两代都没出现过非常有潜力的孩子,胜生家族在阴阳师界的地位早已不如从前,但在这城镇之中,领主不苛捐杂税、待人友善,甚至出钱为臣民们的孩子进行免费的教育,已经让所有的村民感恩不已了。


 


  8年前,城主的孩子胜生勇利降生的时候,每一个城民都为此庆祝,并希望未来的城主能向现任城主一样宽宏仁慈,而胜生勇利的父亲则发现了这个孩子,无与伦比的阴阳师天赋。


 


  用双眼便可发现妖怪,不需要咒语就能用灵力完成心中的想法,勇利越是长大,越是让他的父亲不安起来。


 


  灵力强大之人,可以成为最顶尖的阴阳师,也可能在成长过程中被妖魔所窥伺,最终落入妖魔之口成为他们的粮食。


 


  在发现自己的孩子有强大的阴阳师天赋时,勇利的父亲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学习阴阳术,但从勇利爷爷那一代起胜生家族的阴阳术断了不少传承。


 


  好在过去的宝物还在,把祖上留下的秘宝全都用上,只要能保证这个孩子在有足够能力面对妖怪之前的安全就可以。从小到大勇利身上佩戴的玉佩足以让低级的妖怪无法靠近其三米之内,在勇利长大的过程中,他的父亲也不断利用各种关系为勇利铺平未来的道路。


 


  “明天就是勇利少爷的生日,听说城主特别请了京都超有名的阴阳师大人来教导勇利少爷,我已经帮少爷准备好行李了,虽然很失礼,但是可以请少爷您给我留下一个符咒么?”


 


  一直侍奉在勇利身边的侍女,终于鼓起了勇气提出了这个请求。外人只知道胜生勇利的父亲也会一些阴阳术,但对于长久和勇利生活在一起的侍女来说,胜生少爷8岁不到便有着超过胜生勇利父亲这个让人惊讶的事实,让仆人们心中无限憧憬起了未来的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一定会成为京都最优秀的阴阳师,仆人们把这个秘密牢牢的锁在了心底。


 


 “几天前,我哥哥的孩子跑去森林玩落水了,差一点就死去,虽然被救上来了但一直非常奇怪,有人说……那孩子被水鬼缠上了,我想请勇利少爷帮我画个符咒,我好给那孩子戴上,可以么?”


 


  面对侍女小心翼翼的询问,勇利摸摸了维克托的头说道:“好啊,但是我之前的符咒没有用么。”


 


  勇利直白的说出了一个事实让侍女的脸色惨白了几分,自己偷偷拿走勇利少爷说画的符咒的事情本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心慌的侍女扑通一下直接跪在了勇利面前:“对不起少爷,我只是太急了,所以才……我就偷偷拿走了两张少爷练手用的符咒,给了那孩子的父亲,听说贴上符咒之后,那孩子惨叫不止,背后还浮现了鬼脸……这一定是被水鬼缠上了啊。”


 


  “我知道了,我会帮忙的,我现在就去练习帮你画几张符咒好了。”勇利的答复让侍女感动的几乎落泪。


 


  而趴在桌子上被勇利顺着毛的维克托则抖了抖耳朵,跳下了台子一路跟着勇利。


 


  又有灵力可以吃了。


 


  假装成宠物狗接近勇利的维克托在几年前受伤之后,恰好来到这片领地来养伤,本想随便抓几个人类吃吃的维克托很快发现这里的土地非但灵力充足、妖怪稀少,更让人在意的是领主府的灵力戒备可以说不亚于京都贵族守护宝物的阵势。


 


  如此强大的灵力戒备必定有着宝物,说不定抢过来就可以立马恢复自己受损的妖力了。带着这样念头潜入城主府的维克托发现了一直被保护的宝物,正是城主的儿子——胜生勇利。


 


  吃了他一定非常补,但是要是再养一段时间说不定更补。


 


  心中这样盘算的维克托成功幻化成了一只小狗卖萌让勇利留下了他,从此之后便开始了在勇利身边闲来无事吃吃勇利散发的灵力,天天混吃混喝被勇利伺候的悠哉生活。


 


  胜生勇利父亲的阴阳术不堪一击,若是维克托的巅峰时刻,几乎可以瞬间将其杀死,而被半单调字父亲教的勇利,始终没有掌握诀窍,灵力天天有所涨却不知如何储存,让维克托觉得简直是上天放在他面前的补药,每天吃点,药效还会越来越强。


 


  现在唯一让维克托困扰的是勇利父亲为勇利找来的阴阳师老师,若是个实力足够强大的阴阳师,自己的伪装还是可能被拆穿,但若来的也是个半吊子的话,维克托不介意继续混在勇利身边,等他差不多成年之后,再吃个一干二净。


 


  来到自己训练室的勇利拿起笔便开始画符咒,维克托满是不愿的踏入了房间,作为妖怪的自己虽然在勇利全无恶意的时候成功咬到了勇利,喝下了几滴鲜血,让维克托对勇利所画出的符咒不再那么排斥,可勇利越来越强的灵力即便没有掌握诀窍,仍然让大妖怪身份的他感到不快。


 


  再喝点勇利的血补补顺便来点抵抗力,一旦这个念头在脑内形成,维克托不费吹灰之力的操控了勇利侍女的想法。


 


  “少爷,我担心之前的符咒没用是灵力不够,可以拜托少爷用血画么?”


 


  “好吧,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哦。”答应下来的勇利咬破了手指,用鲜血画了一个符咒,一旁等待的维克托在他画完之后便立马凑到勇利手指,用舌头舔弄勇利的手指。


 


  “等等啊,维克托。我再画一张。”想要继续画符咒的勇利,被维克托用牙齿轻咬了下后,又流出了不少鲜血。


 


  真是浪费。一边喝下勇利鲜血的维克托显然对勇利用鲜血画符咒的行为嗤之以鼻,那种小妖怪维克托一爪子就可以拍死,用勇利饱含灵力的鲜血所画的符咒一般带有敌意的中等妖怪都能重伤。


 


 要不要自己干脆吃了这个符咒呢?


 


 就这样定了。伪装成宠物的维克托靠着勇利对自己的信任加上好几次喝到勇利的血,已经和勇利建立了类似契约者的身份,因为勇利完全没有察觉到,因此契约并没有成立,只不过是只要维克托对勇利毫无恶意那么勇利画的符咒也完全伤害不到维克托,就连勇利身上所带的玉佩都已经默认了维克托是安全的。


 


 傍晚,维克托先是伪造了侍女的记忆,随后吃下了勇利画的符咒,来到侍女所说的被水鬼缠上的孩子的家之后,一掌直接拍死了水鬼。


 


  一旁的人显然已经认出这只狗是勇利少爷所养,没有拦住维克托反而任由它直接踩了一下孩子,在看到孩子悠悠转醒之后,更是跪下给维克托磕了好几个头。


 


 “谢谢勇利少爷,一定是勇利少爷派这位犬神大人来的,谢谢,谢谢。”


 


潇洒从床上跳下的维克托趁着夜色准备重新回到城主府,再次走进之后发现了不同之处。


 


 结界比离开之前强了不少,还有股强大的未知灵力。看了看城主府外的马车,维克托磨了磨爪子,看来这次勇利的父亲还真的给勇利找了个实力强大的老师,若是胜生府上原先的结界因为维克托和勇利的关系,维克托已经能够视结界为无物,但若是这个新的结界随意闯入的话,只怕自己妖怪的身份会顷刻间暴露无遗。


 


 不敢冒险闯入结界的维克托在城主府外走了几圈,见实在没有空子可钻只得再次消失在森林之中。


 


 城主府内勇利见维克托迟迟没有回来,已经叫了好几圈,虽然维克托偶尔会消失几次,但总会隔天就回来,内心有点在意但今天有客人来了,勇利还是放弃了找维克托的举动。


 


 在父亲的安排下勇利恭恭敬敬的认了师,新的师傅是来自京都的一流阴阳师上杉和也。在简单的聊过之后,勇利被安排第二天启程前往京都。


 


 “那个,我可以带上维克托么?”


 


 勇利询问自己的父亲以及老师。在得知维克托是只宠物狗后,上杉和也摇头拒绝:“勇利,等回到京都后我会给你安排式神,宠物狗并不适合你的身份。”


 


 但是维克托并不是宠物狗啊,它是妖怪。早已发现维克托身份的勇利,怕自己的新师傅发现什么,联想到失踪的维克托,怀疑起了维克托是因为师父的到来所以逃开的。忍住内心的失落感,勇利顺从地点了点头,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勇利便跟着师父一起启程,坐上马车之后,勇利望着城主府,透过小窗和自己的父母挥手告别,就在马车离开城主府后,一个银白色的身影刷的一下从勇利所坐的马车小窗跃入了马车内。


 


 狐狸?


 


 勇利和狐狸四目相对,诡异的熟悉感让勇利迟疑的问了句:“维克托?”


 


 见狐狸跳入自己的怀里,勇利开心的蹭了蹭它。“果然是维克托吧,就算变成了狐狸我也认得出哦。”


 


 忽然间马车的帘子被拉开,怀里的狐狸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跳出了勇利的怀抱。


 


 “果然有妖怪啊。”上杉和也拿出一张符咒正要攻击,勇利却立马把狐狸报道了怀里。“等等,老师,维克托不会伤害我的,他一定是想和我一起去。”


 


  “维克托?这名字不是你的宠物狗么,看来原形是狐妖?太危险了勇利,这只狐妖的灵力不低,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破解你身上的守护玉,唯一的可能是你们已经定了契约,但他并没有变成你的式神,也就证明了这只狐妖的目的很不简单。”


 


  “维克托已经陪我5年了!他不会伤害我的。”信誓旦旦说道的勇利全然不肯相信老师的猜测。“再说,我可以让维克托成为我的式神么?”


 


 “一只狐妖?”上杉和也手中快速解印,趁着维克托不备一击直接让维克托惨叫一击,在勇利惊慌失措中,狐狸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


 


  “该死。”幻化术被破解的维克托不敢小看勇利的新师傅。


 


  “你确定要一只狐妖当你的式神?”


 


  “确定,我喜欢维克托。”勇利点着头,见维克托并没有受伤只是变成了男人,便向自己的老师请求道:“请你教我方法吧。”


 


  “狐妖、性淫,好在这只至少是雄性,以这只妖怪的水平若真收为式神,也是一大助力,罢了,我知道了。”


 


  在上杉和也的教导下,勇利和维克托缔结了契约,成功的让维克托成为了自己的式神。


 


  只是勇利几年后才明白当年老师所说的“狐妖、性淫”是什么含义的时候,勇利已经被维克托以补充灵力为借口、以培养感情为借口,吃了无数次,这就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233)

  1. 凛曦爱抽风琳杳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