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曦爱抽风

【冰上】狼妖與稻荷神01(維勇)

盛夏繁星:

學習 @九本 的精神就是挖坑(不


狼妖維克托X稻荷神勇利


大部分都是私設,OOC有慎入!










  二拜二拍一拜。


  深深的一鞠躬後,將自己的心願在心中默唸出來,希望神明大人能見證並且幫助你實現,真誠的信念和虔誠的信仰會將你的願望帶到神明面前。


  身著白色狩衣的青年跪坐在大殿後,閉著眼專心的傾聽著人們所祈禱的話語,墨色的黑髮顯得一身雪白,而他的表情卻沉穩而安詳,在察覺身前的人要離去的瞬間,右手一抬一支毛筆就出現在手中,而左手在空中憑空撫過出現了一捆半開的卷軸,他輕輕的扯開後在紙上迅速書寫著,墨跡在紙上快速的渲染出文字,在最後一筆落下的同時卷軸自動收起,像出現時一般安靜無聲的在空中變得透明。


  突然間細碎而快速的小跑步聲在室內響起,一團糰子一樣的東西從遠方朝他跑近,「勇利大人!」


  褐色糰子在木製地板上奔跑沒煞住,直接撞入勇利的懷中,勇利連忙接住了他,「小心點啊三郎。」


  小狐狸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乖巧的坐了起來,歪了下頭:「要吃飯了嗎,剛剛一郎跟四郎已經趕走了黑黑的東西了。」


  「今天也差不多了,辛苦你們了。」


  勇利站了起身,跟著小狐狸走在長廊上,遠遠的就看到另外四個毛球朝他們奔了過來,每隻的眼裡都閃爍著對食物的渴望。


  勇利雙手合十閉上眼在心裡唸了幾句,手一攤開地上就依序出現了五個小碗,小狐狸們歡呼了一聲便湊在一起吃了起來,勇利也笑著坐在他們身旁。








  稻荷神,掌管著穀物與食物的豐收也是買賣興盛之神,不論是祈求百病痊癒還是學業有成,是人民普遍會去祭拜的神祇,而勇利正是這一區的稻荷神。


  勇利的神社不大,只需越過幾個赭紅的鳥居就能抵達他的正殿,平時來祭拜的人也不多,他和五個狐狸使者生活在一起。勇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成稻荷神的,當他有意識在的時候他就跟這個神社共生存了,從一開始的小小一間到後來有人幫他建了鳥居、稍微擴大了正廳到現在這個樣子,他就在這邊守著一代又一代的人,聽他們的願望,悄悄的下去幫忙,或者在閒來無事的時候坐在粗壯的櫻花樹上看著花開花落。




  正當勇利以為這又是平凡的一天時,二郎卻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勇利大人!」


  「怎麼了?」


  平時最沉穩二郎難得露出有點焦燥和不知所措的感覺:「那邊有一隻感覺有妖力的……可是他灰灰的,嗯……」


  勇利看他一副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的樣子,乾脆直接跟在他身後走過去,有妖力的東西如果放著不管很難說會不會釀成大禍,至少他是這邊的稻荷神,這種事是不允許被發生的。


  當他走近一看時其他幾隻狐狸都圍在旁邊不敢向前的樣子,勇利倒是沒有那麼多顧慮,越過牠們時看著在地上躺著的生物,一瞬間也有點手足無措。




  是隻狼。


  準確來講應該是隻狼妖,而且是一隻受了傷剛好昏迷在他所管範圍的狼妖,不管是腹部還是左後腿都還流著鮮血,可能因為昏迷的關係已經無法控制自己而不小心露出了原形,並不算特別小隻,但勇利還是能勉強把他抱回去的範圍。


  勇利在抱牠起來的一瞬間,對方像是突然有意識般掙扎了一下,突然睜開的雙眼帶著點警惕,連嘴巴都威脅性的張開似乎準備一發現情況不對就直接咬下去。


  「呃、沒事的,你現在安全了。」勇利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安撫的摸了下對方雖然有點凌亂但依舊光滑的皮毛。


  可能是因為真的太累沒辦法反抗的原因,狼妖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後又再度的昏迷過去。


  在把牠抱回去房間照顧的路上,勇利想著的是,對方的眼睛真漂亮啊。


  像是所有冰原中最純粹的那點藍。










  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後,勇利又習慣性的往角落的小房間走,狼妖昏迷到現在已經第三天了,要不是因為還有在呼吸的緣故,勇利都有點猶豫要不要去找藥祖神來看看。


  他輕輕地拉開了紙門,看見了還埋在被窩中生物,長長的尾巴尖微微露出在棉被外,看起來手感就不錯的樣子讓勇利實在很想戳一下。


  忍住了心中的慾望,他輕輕地拉起了一邊的被角,想替狼妖把左後腿的繃帶拆掉重新上一次藥,卻當他連碰都還沒碰到時就突然被人從下面用力的推了過來,反壓在身下。


  勇利看著那雙被他誇獎過的漂亮冰藍色雙眼正注視著他。


  然後對方毫不猶豫的親了下來。




  溫熱的雙唇在接觸的一瞬間對方就毫不客氣的直接用舌頭頂開他不知所措的嘴唇,深入到嘴中舔過他顫抖的軟舌和殘存的空氣,從有意識到現在從來沒有這種經驗的勇利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對方絲毫不讓他鬆一口氣的動作逼得勇利只能掙扎,他在被放開的一瞬間終於大口的喘著氣,勇利還能感受到眼角有溫熱的液體。


  但當對方伸出手摸了摸他頭上的耳朵,還輕輕的掐住身後的尾巴時,勇利才發覺自己竟然連原形都不小心露出來了一點。


  「原本以為是隻小豬的,沒想到是小狐狸啊。」對方這樣輕笑了下。


  勇利急急忙忙地從對方手下搶回自己的尾巴,所幸狼妖也沒有想要為難他的意思很乾脆的就放手了,勇利連滾帶爬的離他有五步遠才問他說:「你、你是誰?」


  全身赤裸的狼妖毫不在意的坐在剛剛被弄亂的被窩中,銀灰色的長髮間冒出兩個尖尖的耳朵,尾巴也在身後慵懶地甩著,他撐著頭看著如臨大敵的勇利笑著說:「我是維克托。」他瞇了下眼,頓了一下後說,「是一隻來自俄羅斯的狼妖。」




  勇利現在的震驚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撿回了一隻狼妖。


  還是外國貨。


  到底什麼跟什麼。




  「非常謝謝你救了我,你叫什麼呢小狐狸?」


  維克托說著就想站起身,看著對方精實的上半身勇利簡直沒辦法想像自己剛剛是被這麼英俊的男人壓在身下親的,最重要的是……


  「不不不,請你先穿好衣服啊────」










  「WOW,這是日本傳說中的巫術嗎,真是神奇。」維克托看著身上穿著與對方稍有不同的狩衣不禁讚嘆了下,剛剛勇利只是閉著眼默唸了幾句什麼就突然憑空出現了這套衣服,然後急急忙忙的遞給了他讓他穿上。


  「不是的。」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勇利看著對方似乎有些好奇的眼神,於是多解釋了幾句:「這是心想,或是被稱為信念的東西。」


  神一開始並不是神,而是始於人們的「信仰」之中,因為相信的信念給了他們力量,讓他們終於存活在這個世上卻成為了與人間分離的另外一個世界。


  「話語是有力量的,雖然平常因為太微弱了所以不會發現。」勇利停頓了下,似乎在想用什麼方式才能讓維克托了解他在說什麼,「但心中所想的事物不管是信念還是慾望,這些執念越深力量越大。」




  我是從人們的希望或祈禱而生,因此我的每句話語都帶有力量,所想的事都能成真。勇利說。




  「但是也很容易被其他渴望力量的妖怪吃掉吧。」維克托看著才親了一下就開始逐漸好起的手臂和已經不會感受到疼痛的腹部,瞇起眼看著愣了一下的小稻荷神。


  剛剛他會親上對方也是出於捕食比自己弱小的妖怪回復體力的方法,但他卻在剛碰上對方的那一刻感受到暖和的力量流進體內迅速的修補著他流失的精力,在維克托感到訝異時他才睜開眼看著已經被水光染的閃爍而格外亮的褐色眼眸。




  維克托記得這雙眼,在他被像個孩子抱起來的時候,對方也是露出一個傻呼呼的笑容輕輕地安慰著他說已經沒事了喔。


  這個世界上怎麼還會有這麼笨的人呢,而且還是個神明,要不然乾脆把他吃掉好了?


  想著想著維克托就笑了出來,露出了銳利的犬牙,笑著對還在呆愣的人充滿誘惑似的低聲說:「那為了報答,讓我留下來保護你好嗎,勇利。」


















之前在噗浪上參加了 @小熊 的圖配文活動,點了狼妖X稻荷神的設定(為難人


小熊的圖真的太漂亮了嗚嗚嗚


這大概是所有連載裡最快的一對畢竟親了(然而後面很難說


大致方向是夫夫同心打怪的故事,不長,不虐

评论

热度(255)

  1. 凛曦爱抽风盛夏繁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