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曦爱抽风

【冰上的尤里】【维勇】于雨季邂逅。01

墓地_今天也在玩耍:

高考完爬回来ing沉迷游戏退步了很多大家多多包涵,主要是错别字😂
黑手党Boss维克托\/主治医师胜生勇利。
很俗气的梗en



于雨季邂逅。01

夜幕完全降临市区内大大小小的路灯都亮起了灰黄的灯光,来往的行人急匆匆的赶着路,他们也许急着回家休息,也许忙着陪客户吃饭,也许只是出来散散步。在这一片繁华之下,距离市区的不远处,几辆暗黑色的汽车在路灯下反射着光芒。

“他怎么样了?”男人摇下车窗低声询问,明亮的眼眸熠熠生辉。

“情况不好。”面前的人微微弯腰着腰毕恭毕敬的回答,他皱着眉,眼角边有一些血痕。

男人没有答话,但微微眯起的双眸已经反应了他的心情。“去那里吧。”他望向不远处一栋高楼,错落的灯光在黑夜里像眼睛一样仿佛能看透这座城市。

引擎启动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里响了起来,男人摇上车窗之前又一次抬眼看了看天空,大片的浅灰色的云开始聚集,推搡着向前推进,空气里的秋风裹挟着一地的落叶向前穿行,快下雨了,该降温了。
大楼最顶层亮着红光的牌子暗了几分。

第一市医院。

阴霾,冽风,秋雨,暴雨似乎将城市倾倒。

胜生勇利刚和最后一个走的早班护士微笑着告别窗外就传来了雷鸣的声音,今夜只有他一个主治医生值班他本想回办公室坐一会儿但现状让他不得不前去查看各个病房的窗户有没有关紧。

“入秋了啊。”他关好候诊室的窗户看着外面阴暗的天空喃喃自语。

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

他余光瞥见了什么,从窗户里他看到有几个人正缓缓地朝他靠近。家属?不,家属应该直接和他打招呼才对。病人?不,这个点没人会在医院候诊室瞎逛吧。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胜生勇利暗暗握紧了衣服口袋里的钢笔。

右边距离他最近的人已经接近了他。

他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面前的年轻医生已经发现了自己,跃跃欲试的准备将他拿下。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那人突然回身,他只觉得手臂一痛紧接而来的迎面的风。

很好放倒一个。胜生勇利收回手看着倒退好几步倒在地上的人,转而又看向左边准备冲上来的人。

对方似乎也没料到眨眼间同伴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微愣几秒便和两个人一起冲了上来。胜生勇利暗暗抽了抽嘴角,三打一啊,明天的新闻头条不会是某医院医生横尸野外吧?

“住手。”

清冷的声音突然想起,不止胜生勇利愣住了,那三人更是收回了动作安静的让开了一条路。

胜生勇利和维克托的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

“身手不错啊小医生。”来人一头耀眼的银发隐于背后的眸光似有流光流转,一身黑色的西装外面搭着一件灰黑色大衣。不用想就这到,这人一定就是老大了,因为他往那里一站连胜生勇利都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一干小弟无不为自家Boss的威严所折服。

然而我们年轻的医生的内心是这样的:好帅啊我的妈,我一定是在做梦这种黑社会老大出场的情节居然就这样发生了?!他刚刚是在夸我身手好吗我可能是需要抢救一下嗯。

“怎么,吓傻了?”维克托皱了皱眉一步步朝胜生勇利走去,“我们有人受了伤需要急救,你应该是值班的医生吧,能插个队吗?”

胜生勇利定了定神,迎上对方的眸光冷静的说“我不会让一个袭击我的人插队。”

对方似乎没料到胜生勇利会这么回答,他勾了勾唇角,“我为我属下的鲁莽道歉,胜生医生。”

“我要看看病患。”胜生勇利暗自瞟了一眼自己胸前别着的名牌,心想这下可被你害死了。殊不知他的小动作都被面前的男人竟收眼底。

对方转过头去对一个人点了点头,立即就有人抱着一个少年走上前来。

血腥味。

常年和伤患打交道的胜生勇利一眼就看出这个人伤的不轻,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鼻尖,像是一滴红墨水滴进水里一下子蔓延开来。但他还活着。

胜生勇利当即前往护士站找来了值班的护士,对方都是小姑娘看见这几个黑医生不由得显出了不安的神色,胜生勇利安慰了几句,就赶紧招呼把人送进了手术室。

“胜生医生。”他在和护士核对完手术要点和病患情况后听见了有人叫他,他回过身去,看见那个银发的男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身旁的另一个人却迫不及待地开口,“请务必治好他,拜托了。”

胜生勇利点了点头,这个人可能就是里面伤者的家属了吧,那样的神色他见的很多。他又多瞧了那个人几眼,“这位朋友不如也去挂个号,你的眼角在流血。”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说。

云层终于兜不住雨点,暴雨降临在这座城市,安静下来的时候,只能听到密集的雨点拍打窗户的声音以及狂风卷积尘土的呼啸。

手术室外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或坐或立的等待着,维克托拍了拍身边坐立不安的奥塔别克示意他别担心,对方回以他一个苦涩的微笑。

当挂钟短针指向四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还需要静养和留院观察,这是缴费单,你们去把费一交。”胜生勇利一边摘下口罩一遍视意身边的护士把住院单交给对方。

他在被袭击的时候就大概猜出来了这群人是干什么的。现在他更是肯定,他在手术过程中一共去出了三颗子弹,左肺,小臂和右腿,且不说这个病人应该是个比他还小的少年,子弹,这种东西一般人身体里可不会有。

他平静的看着银发男人默许了跟上病床的黑色短发男人又把缴费单交给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最后他对胜生勇利说,“可否借一步说话。”

胜生勇利跟上了男人。

窗外暴雨已经逐渐减小,但却依然不知疲倦的洗刷这座城市,也许等睡梦里的人一醒来,又会是阳光破云,只有留在在花草或地面的水迹昭示着夜晚的暴雨。

“你不是本地人?”对方带他到了一休息室,他没有直奔主题而是似乎很随意的问了一个问题。

“嗯。我是来俄罗斯的交换医生。”

“胜生勇利。嗯,是个日本人的名字。”对方似乎笑了一下。

胜生勇利没有接话,他惊到了,手指有些僵硬。月色下的男人好看极了,月光勾勒出他的轮廓,他实在想不到理由说服自己这样一个人会是所谓的Boss。

“你猜到了吧。”

“嗯。”

“但是你一点也不害怕。”

“我不会告诉其他人,而且,救人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你可以叫我维克托。”

胜生勇利看着面前嘴角带有微笑的男人,他突然心情有点好。

现实,距离,相爱,我们的故事拉开帷幕。

TBC。

感谢不嫌弃一路看到这里的你。
明天出高考成绩我先冷静一下嗯。别想我,万一我挖了坑把自己埋了呢😂

评论

热度(43)

  1. 凛曦爱抽风墓地_今天也在挺尸 转载了此文字
  2. 凛曦墓地_今天也在挺尸 转载了此文字